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重生後,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-第93章:哥哥好難受,你抱抱哥哥

重生後,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
小說推薦重生後,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重生后,在疯批宴少怀里致命招惹
姜檀儿一怔,老父亲口中的检查,该不会是指那方面的检查?
她可以断定自己没有受到那方面的侵犯。
前世,她到死都是单纯的小学鸡。
即便嫁给宴少琛,她都没有被碰过。
“爸爸,我真得没事,不用检查,你放心吧。”
她笃定,再说了前两天不是刚给她做过全身检查的。
老父亲却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,神经极度敏感。
姜瑾之疑虑重,又跟姜景衍确认:
“阿衍,你是医生,糖糖被迷晕,会知道发生过什么吗?”
姜景衍摇了摇头,也是心中不安,照实了说:
“傅墨笙是老练的医生,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到让人毫无察觉。”
更何况,男人碰女人可以有很多花样。
闻言,姜瑾之更是担心,耐着性子跟宝贝女儿商量:
“你不想去医院,那爸爸请医生来家里检查。”
姜檀儿:……
做检查这事是过不去了?
“爸爸,傅墨笙要是真想借我报复你,当初就让宴少琛带走我了。”
她不依了,极力解释。
好像她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“糖糖,爸爸……”
姜瑾之坚持,刚想再跟女儿说两句,人却是被从眼前拉走了。
宴时遇把人拎到身旁,护得严实,戒备地盯着姜瑾之:
“小檀儿说了她不想,不要勉强她。”
姜瑾之正欲发飙。
姜江却冲着宴时遇伸了大拇指,乐呵地夸赞:
“临时妹夫,干得漂亮!”
姜瑾之顿感血压飙升,一脚踹在了姜江臀部,怒斥道:
“谁是你妹夫!”
当时姜江差点踉跄摔倒,冷哼一声,低低地骂了一声:老顽固。
紧接着拽着姜檀儿的手,就往外跑。
后来从远处飘来声音:“明天有行程,糖糖我带走了。”
姜瑾之:……
真TM想捏死这小兔崽子!
宴时遇跟着转身,朝着大厅外走。
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离糖糖远点,她有未婚夫。要多钱肯离开,你开个价。”
姜瑾之望着他的背影,不客气地提醒。
以姜家的地位,他怎么可能让糖糖嫁给一个毫无背景的小白脸。
宴时遇的脚步顿住了。
“都是男人,你对她那点心思不用我说破,小时候冷冰冰地勾着她,长大后倒是装起可怜了,苦肉计倒是演得挺逼真。”
姜瑾之又补充了一句。
他对这野小子不看好。
分明对糖糖是蓄谋已久,都是大尾巴狼,装什么柔弱小白兔。
从认识他后,糖糖叫哥哥的频率比爸爸都高。
宴时遇垂眸片刻,没说话,径直走了。
“阿衍,这野小子真得有病,还是装的?”
水心沙 小说
姜瑾之不确信地问了一句。
姜景衍合上手中的书本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望了一眼门口残留的欣长背影,应了话:
“病是真病了,病到什么程度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”
……
宴时遇出去时,姜江已经开车等在院子里了。
当时雨下得正大。
跟出事那天的雨势一样。
他望着副驾驶座的小姑娘,片刻地僵住了。
“临时妹夫,快上车。”
姜江摇下车窗,冲他招手。
宴时遇疾步,上了车,坐在后座。
姜江性子耿直,豪爽,更是社交牛逼症患者。
自从宴时遇上了车,嘴就没停过,一直不停地支招:
“临时妹夫,不用怕姜瑾之,他就一女儿控,只要你把糖宝牢牢地拴住,姜瑾之只能是百依百顺。”
姜檀儿:……
她是忍不住颤抖的手,直接拧了小哥的耳朵,凑过去大喊一声:
“以后要叫爸爸!”
姜江瘪瘪嘴,满脸不乐意地冷哼哼。
车子驶出姜家别墅。
正正常行驶,突然前面蹿出来一个黑影。
姜江迅速踩了刹车。
定睛一看,是姜甜甜。
她是狼狈地敲打着车窗,嘴里振振有词。
奈何车窗的隔音效果好,加上雨声风声,根本听不清楚姜甜甜在说什么。
“小哥,不用管她,走吧。”
姜檀儿眼神冷漠。
害得姜家家破人亡的仇人,她不会有分毫怜悯。
她警告过姜甜甜,要她守好姜家小姐的身份,是她自己疯狂作死。
“害人精!”
姜江鄙夷,一脚踩了油门。
把姜甜甜甩出老远。
二十多分钟,车子停在了澜园外。
“临时妹夫,你住哪儿,我送你一程。”
姜江热心。
宴时遇拒绝了。
他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大好,病恹恹的。
“又想登堂入室?你小子别太粘人!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。”
姜江望着后视镜中的宴时遇,翻了白眼,顺势吐槽。
從島主到國王 都市言情
“小哥,他就住澜园。”
姜檀儿出言解释一句。
姜江一点没信,上手就捏了姜檀儿的脸蛋,亲昵地叮嘱:
“糖宝,同居就同居了,不用骗小哥,小哥跟你一伙的。他一个穷小子,又买不起房,将来入赘也可。”
姜檀儿:……
小哥的果仁小脑袋果然不靠谱!
姜江叮嘱她几句关于节目录制的事儿,就开车走了。
姜檀儿走在前面,宴时遇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。
两人乘电梯上了同一层楼。
“哥哥,晚安!”
姜檀儿双手背在身后,俏皮可爱地跟他告别,而后开门进去。
宴时遇亲眼看着她进去,站在电梯口许久。
进屋后,姜檀儿脱掉鞋子,褪去一身疲惫, 趴在沙发,踢腾着小腿,顺势点开了团群。
刚上线,群里就炸了。
团长是连续短信轰炸。
【恭迎受音女王嫁到!】
【宝儿,销量飙了!销量过百万了!】
【以后别清汤寡水的,听众老爷们都喜欢带点色的!越劲爆越好!】
姜檀儿:……
果断迅速下线。
没过几分钟,团长的私信又来了。
【宝儿,天花板又来约你了,莫白又又签大合同了,正选女主角CV,这可是赚钱的好机会,咱签吧!】
姜檀儿叹了口气,默默地回了几个字:不配傻白甜,角色不攻不签。
而后丢下手机去洗澡。
刚冲完澡,正吹头发,门铃响个不停。
她不得已放下吹风机,先去开了房门。
门刚一打开,宴时遇就跌跌撞撞地扑了个满怀。
他的体温出奇地低,像个冰块似地。
“小檀儿,哥哥好难受,你抱抱哥哥。”
宴时遇低语,手臂紧紧地环在娇软的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