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混娛樂圈啊-第三百三十一章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?(求訂閱支…熱推

我真沒想混娛樂圈啊
小說推薦我真沒想混娛樂圈啊我真没想混娱乐圈啊

项春不是没有想过,李哥的大佬雷哥是一个大人物,可他真没想到,雷哥竟然有实力包机去赌城。
项春他们这一行人,不算李哥、雷哥以及雷哥的保镖和秘书,一共还有五个人。
除了项春以外,另外四个人,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。
其中尤以一个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看着最有实力——他一身的名牌,他脚上那双球鞋,项春曾见徐开穿过,项春听开心麦子的人说,那双鞋不下二十万,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,项春心想:“他肯定是一个富二代。”
见此,项春暗暗窃喜,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塞翁失马,没准因为这次被骗而进入了一个更高端的圈子。
项春觉得这个机会很难得,所以,一上飞机,项春就想跟其他人搭讪套近乎。
可让项春窝气又气馁的是,这些人全都对他爱搭不惜理,一个两个全都把鼻孔翘到了天上。
李哥小声对项春说:“你这么跟他们接触是不行的,你要是真想进他们的圈子,一会就豪爽一点,让他们觉得你跟他们身份相当,甚至是比他们身份更高,他们自然就会跟你交往了。”
李哥说得这个道理,已经跟陈若曦混了有一段时间的项春懂,陈若曦曾跟项春等跟她的人说过:“不能融入的圈子,硬融,只会让你掉价,人贵自重。”
项春心想:“对,我项春已经不是以前的小瘪三了,没必要再像以前那样对谁都低三下气的。”
项春跟着李哥等人下了飞机以后,一下子就来了五辆本特利来接项春等人。
这把项春看得一愣一愣的,他满心火热的想:“这个雷哥怕不是余老大那样的大人物吧?”
这么一想,项春的心顿时就活了。
是。
徐开对项春已经很不错了。
可项春觉得,他配得到更多。
最近这段时间,项春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: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
“谁规定了我项春就必须得给余擎昀打一辈子工?”
项春跟李哥坐进一辆本特利了之后,项春凑到李哥身边,说道:“李哥,这雷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ꓹ 他该不会跟我老板余老大是一个级别的大人物吧?”
李哥笑着说:“雷哥跟余擎昀相比ꓹ 肯定还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的,但雷哥也是大人物,你要是能入了他的眼ꓹ 将来肯定会有不少好处。”
听李哥说ꓹ 雷哥不如徐开,项春有点失望,但已经滋生出了将来单干野心的项春ꓹ 还是旁敲侧击的跟李哥打听雷哥的跟脚。
可不论项春怎么问,李哥都是含笑不语ꓹ 让项春觉得李哥这人不太够意思。
项春跟着李哥等人来到了赌场以后,立即就被一楼大厅里恢弘的场面所震撼。
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赌台和老虎机ꓹ 乌泱乌泱的赌客,即使已经是夜里了,仍是灯火通明!
李哥小声对项春说:“这里其实只是赌场的气氛组,有身份的人是不屑于在这里玩的ꓹ 真正身份的象征在三楼、四楼的贵宾厅ꓹ 这里这几百台老虎机的押注ꓹ 可能都比不上楼上某位客人轻轻推出的一叠筹码ꓹ 这里的游客来赌场是看不到贵宾厅的,想要进入贵宾厅,哪怕只是进入三楼都最少得兑换50万筹码。”
李哥和雷哥等人领着项春等人去换了筹码。
雷哥换了1000万的筹码ꓹ 李哥换了200万的筹码,那四个有钱人都换了200万的筹码ꓹ 只有项春换了100万的筹码。
上到了四楼之后,项春的眼睛都不够看的了ꓹ 美女何官,头顶兔耳朵的美女服务人员ꓹ 高档美食、雪茄、美酒随便拿,还有一掷千金的赌客ꓹ 看得项春是应接不暇。
雷哥带着项春等人去玩的是二十一点。
项春刚开始的时候,留了个心眼,只是象征性的跟着雷哥下了点注,另外四人也跟项春差不多。
结果,雷哥大杀四方,没一会的功夫就赢了五百多万,一直紧跟着雷哥买的李哥也赢了一百多万。
项春等人一看,赶紧加注。
然后,项春等人也跟着雷哥赢了不少钱。
见此,着急赢钱的项春,见雷哥一把就下了两百万,赶紧跟着下了五十万,另外四人也跟着下了大注。
谁想,这把雷哥竟然赌输了,他自己输了两百万,别人也都跟着他输了不少的钱。
项春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,另外几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雷哥也不去看项春等人的脸色,只是淡淡的说:“你们别全都跟着我下注,我也是撞运气的,自己玩自己的。”
说完,雷哥也不管别人,自顾自的又下了三百万的注。
经雷哥这么一说,除了李哥继续跟雷哥下注以外,项春等人全都没跟雷哥这一把。
然后让项春等人追悔莫及的一幕出现了,雷哥赢了,他和李哥不仅将上把输得钱全都给赢了回来,而且又赢了不少。
项春等人见状,赶紧又去跟雷哥下注,项春更是直接将手里的筹码一把全都下了下去。
结果雷哥又输了。
项春这下子傻了眼,他赶紧一把抓住李哥,小声质问李哥:“雷哥怎么又输了?”
李哥小声说:“雷哥也就是玩得比较好点,又不会出千,有输有赢很正常,你要是信他,就跟他下,不信他,就自己玩。”
犹豫了一下,李哥又压低声音说:“不过,老弟,我还是觉得雷哥玩得比较好,有点东西,你要是信我的,就把把跟着雷哥的节奏玩,别贪多,也别怀疑,肯定是赢的几率比较大,你看我,一直跟着雷哥的节奏玩,这不就赢钱了嘛。”
听李哥这么说,再看李哥已经赢了一百多万的筹码,项春有些后悔自作聪明了。
犹豫再三,项春又换了三十万的筹码,然后按照李哥所说的,跟紧雷哥的节奏玩。
确实,也就半个多小时时间,项春就赢回来了十几万。
可这时,雷哥却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“累了,再玩三把,我就休息了,然后你们自己玩吧。”
雷哥这么一说,还输着不少钱的项春,顿时就傻了眼。
一着急,项春就把大部分的筹码押了下去。
结果,雷哥输了。
项春输红眼了,又把剩余的筹码全都押了下去。
结果,雷哥又输了。
输光了的项春,面如死灰。
可偏偏,第三把,雷哥却又赢了。
然而,项春几人的钱,差不多全都在前两把时输光了,只有始终跟着雷哥的节奏玩的李哥,总得算下来,赢了差不多两百万。
那个富二代最先沉不住气,他很快就又换了两百万的筹码。
接下来,另外三个人也都换了筹码。
A Magical Feeling
项春也想换,可他身上就三万多了,他有些不好意思只换三万筹码。
没有了雷哥引路,几个人就开始在那瞎玩,他们有的赢有的输。
运气最好的那一个,差不多把输的钱全都给赢了回来,运气不好的那个富二代,已经输了差不多五百万,而且还在一直输。
项春最终还是没忍住把他手上的三万多块钱全都换成了筹码,然后自己下场去捞钱了。
可没厮杀一会,项春的这几万块钱就全部都输光了。
恰巧这时,也有一个中年输光了,他想了想,对雷哥说:“雷哥,借我两百万,我翻本。”
雷哥很敞亮的说:“行,九出十三归就不用了,回头还我两百二十万,可以吗?”
那个中年二话没说就同意了。
项春见状,也跑去跟李哥借钱。
李哥也很豪爽的就借给了项春两百万。
可也不知道项春今天怎么就这么背,李哥借给他的这两百万,没一会,他就输光了。
已经输红眼了的项春,很快就又跑来跟李哥借钱。
李哥却有些为难的说:“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嘛,我的钱都在股市和房市里,这次来玩的钱,我都是跟雷哥借的,刚才我已经全都还给雷哥了,嗯……这样,你要是真想借的话,我帮你去跟雷哥借,不过,你得付雷哥百分之十的利息。”
辐射源
一心想翻本的项春,哪还能在乎这百分之十的利息?
于是,在李哥的斡旋下,项春又跟雷哥借了五百万。
可最终的结果却是,项春跟雷哥借得这五百万也输光了。
输钱的不只项春一个人,另外四个人也没少输,尤其是那个富二代,输了差不多两千万。
不过,不同的是,那个富二代输得全都是自己的钱,而项春和另外三个人输的钱,有一部分是跟李哥和雷哥借的。
项春已经彻底输红眼了,他还想再跟雷哥借钱。
可雷哥看了李哥一眼,李哥却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,意思是项春应该还不上更多的钱了。
雷哥于是断然拒绝了项春的借钱。
不仅如此,雷哥还让项春给他打欠条。
看了看雷哥身旁彪悍的保镖,项春没敢说个“不”字,乖乖的就给雷哥打了一张“六百万”的欠条。
这时,李哥也凑过来说道:“老弟,哥哥这里,就不跟你要利息了,不过你是不是也给哥哥打个欠条?”
见李哥露出这样的嘴脸,项春突然想起,他以前隐隐听说过的一种职业——叠码仔。
叠码仔就是领人去赌场里赌钱的人。
据说,赌场的老板会把利润的一半分给叠码仔,如果赌客在赌场下注100万,叠码仔可以拿到1万,输了100万,叠码仔可以拿到10万,不过叠码最大头的收入是放债,也就是客人输光了要“翻本”,他们会借钱给客人,然后赚取丰厚的利息。
这当然要考验叠码仔的眼力,如果客户换不出钱或者赖账,他就血本无归了。
可话又说回来,但凡是敢借钱的叠码仔,也没有省油的灯。
而项春等人的运气又很不好,他遇到的叠码仔雷哥,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。
离开赌场了之后,雷哥都没让项春和另外三只肥羊离开赌城,直接就把他们四个带到了一个项春也分不清是哪的地下室中。
起初,雷哥等人对项春四人还挺客气,只说大家都不容易,请项春四人快点还钱。
有两个人见事不好,立即打电话给亲戚朋友筹钱,很快就还清了他们的欠债,然后他们两个就被雷哥客客气气的给送走了。
只剩下项春和另一个叫徐未的大胖子绝口不提还钱的事。
李哥单独来劝过项春一回,项春不仅没听,还破口大骂李哥害他,亏得他还把李哥当大哥。
李哥从头听到尾,然后什么都没再说,就走了。
很快,项春和徐未就被“请”进“死单房”,“住”了下来。
獨佔總裁 若緘默
所谓“死单房”,就是指输掉后还不出钱,需要动用暴力逼迫的赌客住的房间。
雷哥的人把项春和徐未的衣服扒光,戴上手铐、脚镣,关在阴暗潮湿的房间。
刚进“死单房”,项春和徐未就被罚站,从早上6点起床,一直站到下半夜两点,除了一次吃饭时间,其他时间都要站着。
打手们稍不高兴,就一巴掌拍到项春和徐未的后脑上,把脑袋往墙上撞,鼻血流出来也不准擦,还要把沾在墙壁上的血迹用舌头舔干净。
过了几天后,项春和徐未被罚下跪,每次跪3个小时左右,一天跪四五次。
如此,项春和徐未还不肯还钱。
打手开始对他们使用电棍、警棍、手铐,不把他们当人。
打手的打法很专业,打得人很痛,但是不会被打死,烟烫、打火机烧、电击、棍打。
徐未短短二十几天时间就爆瘦了30几斤,实在是受不了了,于是给他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借钱。
将亲朋好友借了一遍,徐未终于凑够了他欠下的赌债,然后被雷哥客客气气的给送走了。
之前就已经把亲朋好友的钱给借遍了的项春,根本就没有借钱的地方了,他的那些层次很低的亲朋好友也根本就拿不出来这800万,所以他依旧死挺,他心想:“你们难道还敢杀了我不成?我就不拿这钱,等到你们无计可施的时候,终究会放了我,这事最后也就不了而了之了。”
让项春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很快就被关到铁笼子里,进行惨无人道的非人待遇。
——那一刻的项春,觉得死亡对他而言真就是解脱。
经历了那件事以后,项春终于开始相信,他要真是死挺到底,没准真会被折磨死在这个他都不知道是哪的鬼地方。
所以项春终于给他的电话簿上的所有人打电话。
而就是在这个阶段,项春给了六个他最不该打电话的人打了电话。。
这六个人就是徐运、崔敏、陈若曦、伊莉娜、玛丽娜和安娜……
……